我的日历
 
2009年9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的相册
文章分类
友情链接
背景音乐
2009-08-26 23:04:53
  不知不觉,已经是秋天了,气候也一下子变得凉爽起来。晚饭后,依然是出去散步,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车辆过往飞扬起的尘土,在空中清晰可见。散步回来后我们喜欢在大门口坐着,这时候,人们也三三两两的来到大门口,十来个人坐下侃大山。门口住着是夫妻两,已经退休,极为好客,每天都有西瓜招待客人。
  孩子们依旧闹着,做着他们喜欢的游戏,引得大人们也哈哈大笑。
  大概是白天下来雨的缘故,天空中不甚明朗,有些灰暗。我独自一人在院子里走着,院子很大,房子不多,在晚上看上去有些空旷。在大门口边上有个池塘,池塘边上是个小花园,女儿小的时候,我常带她到这里玩,里面有石凳石桌,还有个亭子。花花园里面栽了很多树,四季常青,只是现在无人管理而杂草丛生,人是不敢进去玩的了,怕有蛇呢,倒是常有些小鸟在这里飞来飞去,早上很早就叽叽喳喳的角个不停。只是现在安静下来了,也许是觅了一天的食物累了吧。只有那些不知名的昆虫在不停的叫唤,像比赛似的,忽高忽低,或悠扬或深沉。偶尔也有秋蝉知了、知了叫几声,仿佛提醒人们它的存在。
  女儿在老家时打来电话问我:池塘里的青蛙还叫吗?我告诉她没有叫了,现在是秋天,它们要休息了。女儿有些失望的说:怎么它们就冬眠了啊?天还不冷呢.在夏天的晚上,睡在床上我们天天都能听到青蛙叫,整个晚上都不停,有时像急行军的锣鼓声,有时像集体大合唱,有时却像互相争吵,总之,它们很少停下来。我们就想:难道他们不用睡觉吗?这突然间没听到声音了,还真挺想念。
  我抬头望望天空,云散开来了,天上有少许的星星在闪烁着,远处的山峰隐隐约约、重重叠叠。山上的景致也朦朦胧胧。我知道,景致是需要静静的,用眼去观,用耳去闻,用自己的身心去体会,感受,融合和延伸 。就像在这样的夜,有静有动,尽管看不清楚,但可以用心去体念,去感受。 秋夜也是一个有声的世界。用心灵去触摸,你会听到许许多多来自心底的声音:有松涛,有树吟,有蝉鸣,有风雨声,有鸟震翮之声,有情人的低语……
房子的后面是一块大的空地,正在山脚下,现在已经被勤劳的人们开垦成菜园子,各种菜种得满满的,黄的花,绿的叶,青的果,花开花落,果实累累。微风吹来,果实的芳香混杂着泥土的味道。这里很静,虽然与前面的热闹只有几十米远,可却好像与它们离得很远很远,这里没有吵闹声,没有汽车过往的声音,连孩子们的笑声
2009-08-26 23:04:09
  生活语言,就是人们日常生活交往中的口头语言,这种语言虽然不能凝炼与高雅若古典诗词,但是,也不能庸俗与污秽若苍蝇蛆虫。生活语言必定是腹中心语的脱口而出,谁也来不及出口前,在腹内加以雕琢,尔后以古典诗词的形式面市。由于生活语言在腹内酝酿的时间短,在脑海里思索的深度浅,是随口说出来的,或前言不着后语,或语味欠缺香甜,或低级庸俗,或污秽伤人,都是平常事。
  生活语言在社会交往中,体现出一个人的文化素养和道德素质的高低,人们在交谈的过程中,一席话或者几句话,就能被对方窥测到人品和质量怎麽样。一个机关、一个企业、一个商店、一个学校、一个社区、一个村庄,那里边人们的生活语言,就体现了它们的形象。生活语言既是一个人的一面旗帜,也是一个单位或集体的一面旗帜。生活语言是一个人文明程度的体现,也是他所在地方的文明程度的体现。
  生活语言是一门学问,有的人研究得深,有的人研究得浅,有的人根本就不准备研究。研究得深的人,从他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能给对方的心灵一次美好的激动,语音优柔而不刺耳,语意善爱而颇多吸引力,语词纯净而无污秽。研究得浅的人,从他嘴里说出的话,不冷又不热,才智浅薄而自傲,出语急促而缺乏温柔,给人以似理非理的印象,其结果是你不礼人,人更不去礼你。根本就研究的人,出语如炮弹,自以为除了苍天,我就是老大,根本就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吹毛求疵,脏言秽语,句句伤人,这种人,是社会上一大害,伤和气,损和谐,世人多不敢交,惹不起,就敬而远之。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每一个人都应该提升自己的生活语言水平,与人说话,首先要考虑的就是:与人为善,不能物助,就好言相待,孬话也是话,好话也是话,为什麽不把那个“孬”字扔掉啊?要知道,只有恶人才动不动向别人甩孬话。提升生活语言水平并不需要投资,把德性养好,把心态摆平,张口之前,不能三思后而吐爱语,也要一思或两思后向人倾善言。一席长话,兴业办事,需要事先做好思想上的充分准备,那不亚于小学生写作文,是需要动脑思谋的。平时的应酬话,还是比较容易训练的,比如:谢谢!您好!早安!晚安!对不起!祝您快乐!祝您幸福!请坐!请用茶!等等。
  生活语言是每一个人每天少不了的口头交留语,为了让你那面人性的彩旗颜丽而诱人,为了让你的人品真善而动人,请你对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进行卫生处理,免得出口后伤害别人,
2009-08-25 22:21:27
“昔年曾向五陵游,子夜清歌月满楼。银烛树前长似昼,露润桃花不知秋。”又是如此凉夜,又是悲惋箫音,韵韵袅袅的旋律未变,只是心境却绝然不同。
疲惫是心中久藏的感受,只有在孤独的夜晚才深刻的露出它尖尖的锋芒。闹钟一点一滴走过的轮回,恍如不曾停息的夜漏,一声声敲进我的灵魂。偌大的楼阁在暗夜中隐去钩心和斗角,可是一滴水激起的涟漪,却扩散到无时无尽的时空中去。
冰凉的指尖滑过的一切,像水中睡莲一样秀丽娴雅,可当我怀着一颗渴求的心去追逐时,才豁然发现自己迷失了本来清晰的方向。荒凉的远景衬着徐徐落日,悲壮的号角在暮风中响起,我纠结着同许多人一样的、难以抉择的决择:欲去还留才是心中最难以割舍的守候。
我曾经站在原地,苦等一场注定不能的邂逅,我曾经期盼远游,去圆一个“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豪情,我曾经的曾经也有过“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的灿烂,只是最后迎来一夜风雨,花落又到底知多少呢?
昨夜的梦中竟有他依稀的背影,执着逍然却又无比落寞。五柳茅屋在飘忽间化成了落英缤纷的桃源圣地,雾气淡去后才知是他醉卧柳前。南山的孤拔是陶公生命里还未磨去的棱角,素菊糟酒竟成就他一派悠然和淡定。我没有他如此胸襟,却也和他一般惆怅,心里抱着相知何必曾相逢的痴念,想向他借一个山水田园,来安顿自己不堪流连的心怀。
“天地长不没,山川无改时”的恒久让人感伤,“草木得常理,霜露荣悴之”的规律让人冷静,不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难道只有饱经岁月侵蚀如他的伟岸的灵魂才会去思考人生最深沉的奥秘么?
取舍永远是个体和个体最难以决断的事物,生死永远是人世间久参不破的谜题。一代又一代将自己的毕生交给“深深禅院幽幽夜,隐隐梵唱处处钟”的生命的智者们,又用怎样的行动在诠释着我佛慈悲的真谛?当佛祖拈花,迦叶微笑,漫天花雨之时,是谁真的明白了其中的真理?意在我心,言之无味,悟道必然不会一味避世,入得其内,出得其外才是最高境界。
走过一周的游离和不知所为,书山学海开始变得陌生。资料室里高高的红檀木架,我要踩在凳子上才勉强看得到顶层。下午三点的阳光从高高的红柚木花窗格中斜透进来,映出一线的细微的尘埃在沉静的屋子里缓缓飞舞,最终散落到满架图书上,是为了点衬人类智慧的堆积么?扶着墙看过去,或新或旧的装潢并不让我有那种厚此薄彼的感触,反而有时更喜欢那种
2009-08-25 22:20:05
  爷爷常说,他是生于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经历过轰轰烈烈的革命战争,也享受到了今天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生活。因为爷爷的身体一直很好,能够照料自己的生活,所以退休后,他坚持自己独居在老院里,每天种菜、养花从不闲着。父亲和姑姑们虽然经常过去探望,但每次都是小坐一会就离开。我看的出,他们和爷爷之间存在着很深的隔阂。
  造成这种隔阂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他们心中有很多打不开的心结。他们常说爷爷是个思想顽固而且自私的人,一辈子只顾着他自己,从没有为家里和儿女们着想过。就拿大姑来说,她中学毕业后,一直和奶奶待在农村老家。那时侯,爷爷在市里当副市长,所以就有很多人,找到大姑说给她安排一份正式工作,并且还要给她办农转非,在那个时代,这可是每个农村姑娘都梦寐以求的好事,可爷爷知道后,坚决不同意大姑去工作,他说不能因为自已的身份而搞特殊。就这样,大姑留在了农村种地,后来嫁给了本村的一户人家,在她35岁的时侯姑父就死了,如今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儿子,日子过的很拮据。二姑和父亲毕业后,分到了同一家单位工作,可是,几年后,就赶上国家实行国企改革,他们单位要有一批职工下岗。父亲说当时他们单位的领导是爷爷的战友,所以下岗名单里没有他和二姑,可爷爷却偏偏找到厂里,坚持让父亲和姑姑主动下了岗,爷爷说要理解国家的困难,干部子女更应该起带头作用。爷爷不仅在位时对自己的家人这样自私,就连退休后也是如此。哥哥大学毕业后,看人家别的同学都托关系进了好单位,就想让爷爷找找他以前的老部下,老同事托个关系,给自己安排份好工作,可没想到爷爷死活不肯去,最后哥哥只能独自一人到北京闯世界。
  这一件件的事情,让父亲和爷爷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不过,虽然父亲在心里一直对爷爷有很多埋怨,但全家人也能和平共处,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彻底决裂了。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好,干不了重活,结果到医院一检查被确认为胃癌,需要一大笔手术费。父亲就找到爷爷想跟他要点钱,因为爷爷每月的退休金有2000多元,而且他一直生活很俭朴,总是省吃俭用。父亲认为爷爷肯定有些积蓄的。可没想到爷爷却以没钱为由拒绝了。父亲一听又气又急竞冲爷爷吼了起来:“真没见过像您这样自私的老人,从小到大,您从来没替我们着想过,只想着当好自己的官,要不是您,大姐也至于落到农村种地,要不是您,我和妹妹也不会下岗,到现在连份工作都没有。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您还
2009-08-21 23:25:57
  我的家乡不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当战事纷飞,万物萧条的时代造就许多人不得以远走他乡的时候,姥爷和姥姥带着他的孩子们从河南奔来了这个生涩偏僻的村子,为的是生存。一晃就是十几年。妈长大了。
  日子和待兴的岁月由不得人在婚姻的渴求中多一点吝啬的希望。妈也一样,她是长女,弟妹小,又是外来人户,关系薄弱。姥爷希望家庭壮大和增加实力,坚持结亲不出村的原则。妈就被几尺红布,一袋口粮哄着过了爸的门。爱情,在那个年代是个没有概念的可怜虫,口粮是它的代名词。妈常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懂爱情的时候听着这话,浑身饿,幻想一切好吃的东西纷沓而来。对爱情懵懂和萌动的季节,再听这话,是满眼的忧伤和迷茫。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爸妈这里是过不完的无尽的讨生活。他们不知道爱情。他们不懂得爱情。
  生活却并没有因为爱情的问题而停止下来。一切都在进行,拮据而有滋味。
  姐姐们相继来到世上,生活逐年加累。我六岁那年,爸病了。从此再也没有好起。爸妈的争吵也从这儿开始成了每天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生活,经常是一些琐事就引发剧烈的争吵甚至是殴打,妈哭哭啼啼,收拾东西发誓说回娘家后再也不回来,然而总是不到天黑她就匆匆赶回,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收拾堆砌一天的活计和准备晚饭,甚至不等脸上的伤颜色暗下去。爸呢,也不提前面的一切事情,等待妈把备好的晚饭端到跟前后,慢条斯理地吃起来。一段生活尴尬结束,一段生活又铿锵开始,我总是不甚了解他们。妈永远的理由是,这个家离不了她,不是她离不了这个家,她是个狠心的人,抬脚就能走人。这样的理由让人想想就流泪。
  爸病了以后,性情越来越坏,不光对家人,对外人也十分苛责,有邻居来借东西总是先要看他的脸色,时间久了,别人都不敢到家里。妈害怕爸寂寞,经常揽一些卷烟的活,让爸出去应酬一些事,总归家里有事也要有人帮。妈说,一个村子,人不近土还连着土呢。村里人爱抽烟,都在家里的自留地里种上一二亩烟叶子,收获下来捆成捆子存起来,到家里有红白喜事或者盖房时,帮忙的男丁都要用烟来犒劳。那个年代,买烟是想象一下都觉奢侈的事。所以村里人流行自己造烟,晒干的叶子敲成碎末,纸是小孩子用过的生字本,用小刀割成长条,烟末放进去从一个角斜着卷过去,全部卷住后,像拧糖果一样把口一封,一根烟就好了。爸是最擅长做这个事情的人,他有时候帮人卷烟会带上我,我坐在他旁边,看着像小山一样快速堆
2009-08-21 23:24:51
  我不是一个会抒情的人,却时而耽于一些很抒情的物事。譬如刚才,一推门,惊见月色浣满大半个厅子,纯白的抛光砖地板上,一个明月照在地底,微微荡漾,又有一些叶的光影在摇曳,俨然一片深深的风景。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了,地上生明月,我不举头不出去,月色影影绰绰,便到我眼里来了。
  这立马使人有了情绪起来。外面风很好,清凉地漫过轻慢的夜晚,整洁的肌肤,惬意一点一点地扩散开来。我不要坐在空调房里了,暧昧的灯光照得人没有一点生气。但月华不会,无论多么庸俗的躯体,只要你愿意,这样坐下来晒一晒,便自然地生出温馨的灵气来。
  以前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月色特别容易使人安定。是单调的黑消沉里撞见白繁华的欢喜?但白炽灯光为何不能。是尘埃消停时人心自觉趁向清明?但黑暗深处,****分明正在横流。反正我一直没想明白。看月的时候,总觉得有一种母性的光辉,包容,消解,领悟,在明滋暗长。梵澄先生说“明,是生长着的”,这月的明也是会生长的,看着看着,澄和长入人心,积聚起来,便埋了一些大气在心底。
  
  这两晚,天气静好,月色格外清白起来。我的阳台可能是因为坐向的关系,一年看得最长久最有情的是夏月。从一痕,到半朵,再到团影影的满月,都使人动情。小西描写月光“如同猫在墙角根的童子,用无邪的眼光看着我”,这使我感触并想起那半朵月色,只有那样清淡不娇盈的光色,才称得起无邪。呵呵,无邪,若星空里闪躲的眼睛,总是一眨一眨的,使人想起遥远的童年。如今这般镶嵌在天空里,用无邪的眼光看我,看小西。
  八点半,夏的晚上,月亮从小区左边的楼角出来。有时带着光晕,有时不带。带光晕是很好看的,光晕会变色,橙的,白的,浅紫的,这使天空暖和,看的眼睛也丛生喜悦。而不带光晕也是好看的,那种白略显清高,但却不是要紧的,她只是不和你诉说,静静地照看你,心里头不存一点隔阂。铃子说因为干净没遮挡,洛杉机的月亮显得要比这里的更大更亮,我想了想,太圆满了总会沾些离愁忧伤,不知她心里是如何看待的。云海半年来一直在不同的医院之间奔波,她曾抱怨出租屋的窗口看不见月,我想,她看不见月是好的,她的眼睛如此忧郁,医院走廊上如果有月色,也一定清冷得,象手术刀上凛凛的寒光。
  我总是在有限的格子里去眺望天空。我现实里的空间就只有这么大,以至于星星,浮云,花草和风,流水的声音,甚至喧闹和
2009-08-20 20:20:10
  我远离我童年的土地已经有几十年了,为了追忆我那逝去的童年身影,在那年阳春四月的一天,我来到了土路街西边的土路村。
  那夕阳下炊烟袅袅、大大小小的的茅舍早已不复存在了,﹝因倒江,村民全部东迁﹞展现在我眼帘前的是一片碧绿的田野,春风除除吹过,麦浪涌向蓝天,那如练的长江自西而来,浩浩荡荡,向东流去。可是,大埂外的那条小河怎么显得如此的狭窄,大埂内的这个土丘怎么显得如此的矮小,而那个蛙声阵阵的美丽的池塘早已夷为平地了,只有不远处大江那边的“永利亚厂”的轮廓依然是我童年的印象。是啊!这块土地上的一切与我童年记忆里的久远景象早已其貌全非了。
  然而,我还是竭尽全力地从视野里寻找我童年的家,父母在这里养育了我,很多的小伙伴们是在这里与我共同的度过那遥远的童年,我怎么能忘怀他们呢?我怎么不深深地追忆他们呢?
  可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旧址的方位,我不禁凄然起来。突然,映入我眼帘中的那条西入大江的小河,依然静静地躺在不远处的田野里,我不自而然地微笑起来,是啊!我与我的青梅竹马们曾经在那里玩耍过多少次啊?于是,我急切地奔向那里,我要追寻我童年的足迹
  可是,我看到了什么呢?那请澈见底的河水早已干涸了,杂草丛生,粪便遍地,大大小小的农药瓶随处可见,各种颜色的方便袋到处都是……我又茫然起来,所幸的是河边依然有几棵柳树,那千万条嫩绿色的柳条儿正在春风中飘荡。“……万缕千丝总不改,任它随聚随分……”
  这使我不由得想起红楼梦中的咏柳词,不!这飘荡的柳丝又把我送入那遥远的梦幻中的童年。
  也是这样的四月,雄鹰在蓝天中盘旋,温暖的太阳光轻抚着大地,春风时而送来阵阵蛙声。一群穿着开裆裤的孩童涌入麦浪中,他们时儿追逐,时儿爬下,一边让柔软的麦苗轻拂着他们稚嫩的脸蛋,一边吮吸着醉人的清香。他们来到这条小河边,有的捉青蛙、有的采野花。一个穿着花夹袄的小姑娘轻轻地移动着脚步,慢慢地将右手伸向花丛中,她突然并起双指,一把捏住一只粉白色的小蝴蝶并惊喜的叫起来:“我捉住了——我捉住了—— ”,她怜悯地左看右瞧:“好可怜啊!飞吧!飞吧!飞到妈妈那里去吧!”只见她取手一扬,蝶儿飞向空中。一个拖着鼻涕的小男孩已经爬到那棵不很高的歪脖子柳树上,只见他一边横骑在枝丫上,一边折断下几根柳条,左弯右圈,编制成柳帽儿,他自信地戴在头上,并且用双手在嘴上罩成
2009-08-20 20:19:16
  这里荒芜着一段城墙,城墙下面汉白玉上描绘着已经消失了许多年的大汉时代的一个城址。
  合江,古称符阳,又为大汉时代边塞的重要关口,亦为直通夜郎古国的必经驿站——所以又谓之曰“符关”。但是,随着时间的稀释,当年雄踞南方的这道关隘,如今却成了地图上最不起眼的地方。
  不过,它是我最心爱的家乡。
  它地处北纬二十八度半,烟波浩渺的长江从它脚下奔流而过,它上接泸州、下联重庆,以优越的地理环境养育了这里勤劳朴实的人民,在山横水绕中,形成了典型的亚热带森林气候。如果转动地球仪,看看这一纬度的世界,到处是沙漠横亘的不毛之地:从青藏高原向西遥望,连绵不断的是塔尔沙漠、卢特沙漠、阿拉伯沙漠、撒哈拉大沙漠、希拉沙漠……唯独合江,却是晨岚浩如烟海,在森林中缭绕;稻香随江水飘荡,好像一只装满馨香的小船;荔枝的笑靥让人心醉,柚子的甜美让人流连,还有那合江青果苦涩中透出诱人的回甜更让人心旷神怡。谁能想到,这个地球上黄沙肆虐的荒凉中,居然有这么一片令人神往的绿洲。
  地球上最北面的唯一的亚热带原始森林就在这里:海拔一千米左右的佛宝地区,方圆百里至今人迹罕至,常年郁郁葱葱,绿浪连绵。这里的珍稀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世界上很多濒临灭绝的动物在这里愉快的繁衍生息,如野山羊、金钱豹、松鼠、猕猴金丝猴、穿山甲、兀鹰、大鲵,在这里应有尽有,甚至最近还传说,发现了老虎的可疑踪迹;还有那些野鸭、丹顶鹤、白鹭、鹞子更是结队成群。看看那些参天古树,少说树龄也在数百年以上,四五个人合抱的大树简直难记其数,笔架山上植于明代的古樟树,至今郁郁葱葱;世界上最珍稀的濒临灭绝的树种,绝大多数在这里可以找到,如被称为“活化石”的水杉、银杏、铁树、楠木、在这里无忧无虑的生长,在原始森林边缘的石龙镇,更是繁衍着在上世纪曾经宣布消失已久的世界上最大面积保存最好的绵延十余里的原生态桫椤密布的蕨类树林……
  这里有一个美妙传说,说佛宝是如来手里的宝贝——佛珠中之一颗。当年孙悟空大闹天空,使天庭地府龙宫一片风声鹤唳,到处不得安宁,还是玉帝亲自派太上老君赴西天求救,如来看在道教和佛教向来友善的份上,亲自前来整顿三界。他略施法术,翻转五行之手即把太过嚣张不服从玉帝领导的孙猴子压在了两界山下,然后兴致勃勃的赴“ 安天大会”,在归西途中掉下一颗珠子,于是就在这无涯的荒漠中孕育了这块宝地。
2009-08-18 18:45:54
  曲靖珠江源风景区有一爿让人心灵震颤的松树。
  你见过这样的松树吗?它没有粗壮挺直的树干,没有傲空凌云的气魄。确切地说,它们更像一丛丛低矮的小灌木紧贴着地表,彼此相依相偎枝叶缠绕,一片片地生长开去。可它们又确确实实是松树,具有松的本质,具有松的品格。所不同是它们站不直身,一棵棵佝偻着横向贴地生长,因而形成了一种无比神奇的景观。我十多年前就到过珠江源风景区,那时因道路不畅没有上到马雄山的主峰,因而无缘与伏地松见面。近些年到珠江源风景区游玩的人多,屡屡听人们说到伏地松,尤其是曲靖几位作家朋友以伏地松为题材,写出了极其优美而又寓意深刻的散文。我读了这些关于伏地松的篇章,就一直企盼再次到珠江源一睹伏地松的风采。
  今年三月阳春的一个周末,我有幸登上了珠江源主峰马雄山,看到了心仪已久的伏地松。
  伏地松生长在距马雄山主峰二三百米的山坡上,它们细枝细叶高不过盈尺,且模样形琐卑微匍匐在地,唯见柔嫩粉色的尖头朝天齐刷刷的昂着,给人一种艰辛、坎坷、无奈而又不屈不挠的感受。沾益作家郝正治是珠江源风景区的开创者之一,见我满脸疑惑的样子,他指着伏地松告诉我,说这儿的松树之所以长不高,是因为这里的海拔高度决定了的。我回望身后,距这儿一百来米处,那儿生长着高高的松树。它们之间仿佛画了一条神奇的分界线,往上是贴地生长的伏地松,往下是望天生长体型修长的松树。看着此景此物,我是深深地叹服了,大自然的神奇力量是多么的令人敬畏。
  我抚摸着伏地松瘦削粗糙形如虬爪的技杆,面对这些无言的精灵,我的思绪由松及人,由人及世,不禁浮想连翩万千感慨。地理学知识告诉我,伏地松之所以伏地生长,是这儿二千三百多米的海拔高度,破碎了它们凌云生长的壮志;是这儿的气候、地理、环境压迫着它们,迫使它们只能步履维艰忍辱负重,一辈子形象卑微地伏地生长、一辈子默默无闻地奋力抗争。
  那么,我们为之生存的大千世界,不也有伏地松这样卑微的人群么!昭通作家夏天敏中篇小说《好大一对羊》中的德山老汉,那不仅仅是小说中的一个艺术形象,而是我在边远山区、高寒山区见过的许许多多真实的农民缩影。我的老家也是高寒山区,乡民们脸朝黄土背期天,他们付出的劳动,流淌的汗水,比坝区的农民不知要多出多少倍,可收获却是天壤之别。费尽心力的劳苦回赠的是广种薄收,能维持起码的温饱算是不错了。至于经济收入,更是
2009-08-18 18:44:59
“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从小就喜欢这首歌,不仅喜欢它轻缓悠扬的旋律,更喜欢歌词中的意境。也曾幻想着自己是其中的一员,在蓝天碧野中的草亭中友人握手依依不舍地离别,那悠悠的轻愁漫于眉间……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性格有些多愁善感吧,所以才会如此倾向于这种意境。
随着年龄的增大,外出的机会多了。记得第一次离开家是上幼师的时候,母亲为我准备了几件新衣,并且亲手为我做了一些小点心,她没有送我去学校,但临行前母亲对我说:“ 第一次离开家,到外地要照顾好自己,和同学搞好关系。”看着母亲为我准备的东西,听着母亲的话语,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在母亲的眼里,我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自己要离开她的怀抱,飞翔在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时候她怎能不牵肠挂肚呢?可是母亲的这份爱做女儿的我真是难以报答。如今自己已经身为人母,更体会到了母亲的辛苦和母亲对我的无私的爱,可是我只能默默地接受,我又能回报母亲什么呢?
结婚了,夫妻俩两地分居。每每夫回来,我都要去公路旁送他。记得还没女儿时,我送他时总是泪眼汪汪地不忍他上车,等车时间长了,我就央求他回家,明天再走。他好言相劝,温柔地安慰我,我只好撅着嘴,憋着快要流出的眼泪目送他上车,盯着开动的车久久不肯离去,只盼望有奇迹出现——他下车了。可是这个愿望始终落空,我只有看着车慢慢 远去,消失在我的视线,于是怅然若失的感觉席卷整个身心。
有孩子了,孩子把我对他的爱分享了一半。夫回家探亲,心中虽然甜蜜,但不如以前那么缠绵,因为我的心一半还在孩子身上。每每这时候夫就会醋意大发,说:“我回来这么几天,你能不能对我专注点。”我会笑着对他说:“老大一个人了,还孩子一般见识,孩子整天看不到你,你还不多和她待会。”夫脸红了,于是领着孩子出去玩了。为了找到以前那种浪漫的情调,夫有一次给我开了个善意的玩笑,把我平淡的心又推向了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次探亲家结束之后,我照例把他送上车,远远望到汽车再也看不到我才回家。回家之后看孩子熟睡着,忽然觉得我们娘俩孤苦无依,悲从心来,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个不停,哭着哭着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睡梦中,我梦见夫又回来了,他笑着向我走来,近了,近了,他轻轻捧起我的脸,深情地望着我……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我睁开了眼睛,我的天,怎么他正盯着看我呢?我使劲摇了摇头,
当前 1页/5页 首 页 下一页 末 页